• 當前位置:首頁 - 醫學檢驗 - 醫檢園地
  • 庫肯勃(Krukenberg)瘤一例

    2016-09-06 08:03:19 | 信息來源:病理室 曾慶美 | 查看:

     

    日前,遇到一例Krukenberg瘤,診斷過程頗費周折,印象深刻。
        患者女,69歲,因“腹脹、乏力、納差”入院就診,入院后檢查見大量腹水,盆腔有占位,考慮卵巢癌可能。住院后取腹水做脫落細胞檢查及盆腔腫塊做組織病理檢查。
        送檢盆腔腫塊組織兩塊,大小分別為2.5×2×cm和1.5×1×1cm,實性,切面灰白色,質地中等。腹水約400ML,淡黃色,離心后見較多紅色沉淀。當時,組織病理切片先做好,看了切片后,考慮為卵巢支持——間質細胞瘤,但是,在看到她的腹水脫落細胞制片后,大吃一驚,細胞片見很多團狀腺癌細胞,類似印戒細胞,乍一看,很像是卵巢粘液性囊腺癌的片子。
    一般來講,一個人,一個病,他的所有檢查,包括病理組織切片、細胞制片、影像學檢查、血液生化檢查等的檢查結果指向都應該是一致的。而這個病例,組織切片和細胞制片明顯不相符,是什么原因呢?經核實,本科室處理標本并無差錯,于是,聯系到主治醫生,仔細詢問病史。醫生表示“病人有大量腹水,腹脹得厲害”“腫瘤肯定是惡性的”“手術都做不下來了,腹腔已經多處轉移,只取了兩塊轉移灶的標本看看是什么病”,“CEA很高”、“既往病史無特殊”。與醫生聯系后,心情很沉重,我的診斷肯定有問題,那到底是什么病呢?于是,向老師請教,老師了解相關情況后說“這個是Krukenberg瘤的一個亞型:管狀Krukenberg瘤”。瞬間,豁然開朗,是的,Krukenberg瘤,這樣,所有的檢查結果都在一條線上了。
    就像人有“撞臉”的情況一樣,微觀世界也有“撞臉”的時候,不同的病,顯微鏡下的結構很相似。本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,組織切片中癌細胞分化較好,排列成小管狀,間質中黃素化間質細胞較多,印戒細胞少而間質豐富,和卵巢支持——間質細胞瘤很相像,極易誤診。這個病例給了我很大的教訓,病理檢查作為“金標準”,有時擁有“一票否決權”,但是,病理診斷并不是游離在臨床資料之外的,診斷時,要結合臨床多方面、各個檢查的情況,綜合考慮,同時,要拓寬知識面,提高閱片能力,才能盡可能的減少錯漏。
     
    附:
    Krukenberg瘤,是一種特殊的卵巢轉移性癌,具有獨特的組織學形態,原發部位在胃腸道,原發腫瘤常常很小,缺乏相應的癥狀和體征。此類腫瘤由德國人Krukenberg于1896年首先報道,故稱Krukenberg瘤,中文名“庫肯勃瘤”(音譯)。此種腫瘤預后極差,多在手術后一年內死亡。本例的主治醫生兩天后反饋,在胃底找到了原發病灶。
    版權所有: 湖南力源健康發展有限公司 企業總機:0736-7270339 地址:常德市武陵大道840號鑫源大廈 網站備案:湘ICP備12000090號 技術支持:尚品互動

    湘公網安備 43070202000211號

   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   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  福建31选7开桨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3排列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国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北京11选5中奖查询 新疆11选5专家推荐号 鼎泽配资 股吧股票推荐 湖北11选5任二遗漏表 河内五分彩的官方网站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南京炒股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最大遗漏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遗漏表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玩法说明 2013棋牌评测网